《南京地区抗日战争史》出版 披露“红色间谍”传奇

本文由 南京新闻网 于 2015-8-28 8:34 发布在  南京新闻    

这是国内第一部以一座城市为名义出版的抗战史——《南京地区抗日战争史(1931-1945)》。昨日在南京举办了该书的出版座谈会。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到,该书特别辟出章节,介绍了南京沦陷后,奉命潜伏的“红色间谍”们在这一座城市展开的情报战。许多鲜为人知的中共谍报人员的传奇故事尽数收入书中,向人们展现了一部扣人心弦的“抗战谍报大片”。

这是怎样一部书

以南京的名义讲述抗战史

《南京地区抗日战争史(1931-1945)》由中共南京市委党史办编撰,历时三年编撰完成,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全书35万字,介绍了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到1945年日本投降的南京地区抗战历史。长期以来,关于抗战时期南京地区研究多集中于南京保卫战、南京大屠杀、日伪对南京地区的统治等几个方面,缺少全面记述南京地区抗战史的著作。著名历史学者、南京大学教授张宪文说,这本书是填补空白之作,也是他所知国内首部以一座城市为名义出版的抗战史。

这本书介绍,南京当时作为日伪统治的中心,也是日伪重要情报汇聚地。中共中央社会部上海情报站、中共晋察冀分局社会部等都先后派情报人员潜入南京,想方设法渗透到敌人内部,在日伪机关、企业和事业部门搜集敌军事力量部署、军队调动去向等军事战略情报。这本书专门辟出章节,介绍了中共领导的隐蔽战线的抗日斗争。从1938年到1945年,先后有十几名中共党员、二十几名中共领导的非党情报工作人员冒着生命危险,潜伏在南京,战斗在敌伪高层机构中,搜集了大量极有价值的情报。

扣人心弦的谍战传奇

1    日籍记者真实身份是中共情报人员

这本书详细记录了一位特殊的红色间谍。1931年3月,日“华中派遣军”司令部从上海迁往南京,日本记者西里龙夫被调到南京,担任日本同盟社南京支社首席记者,他的真实身份是中共情报人员。

西里龙夫1926年中学毕业后来到上海,进入日本人办的“东亚同文书院”读书,在这座为侵略者培养“中国通”的学校里,他却被中国大革命所熏陶和启迪。1930年毕业后,他任上海日报社记者,经内山书店店主内山完造介绍,认识了鲁迅,后经友人介绍并与“左联”发生联系。1934年5月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8年3月28日,梁鸿志的“维新政府”在南京成立,伪政府出面组建“中华联合通讯社”,经西里龙夫巧妙安排,另一位中共情报人员陈一峰被任命为“中联社”首席记者。两人利用记者身份,参加各种会议,与日伪高官觥筹交错,获取情报。1940年3月,汪伪国民政府在南京成立,另一名中共秘密党员汪锦元来到南京,他是汪精卫的随从秘书兼日语翻译,受西里龙夫影响,于1936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汪锦元有一半日本血统,他抓住随同汪精卫的各种机会收集情报。

2    夫子庙小百货店成了送情报的秘密交通站

红色间谍们获取的情报是如何突破封锁传递出去的?该书详细披露了当年秘密交通站的运作情况。1939年夏天,上海情报站派张明达来南京负责南京上海之间递送重要情报的秘密交通工作,他在夫子庙朱雀桥堍开了一家经营纸烟、日用品的小百货店,以小老板的身份作为掩护。陈一峰经常来到小店购买纸烟,有时也约张去夫子庙闹市去接头,以此传递情报和指示。后来,张明达在陈一峰的安排下,考取了伪“中华联合通讯社”联络员,可以名正言顺地往来宁沪之间传递情报。情报常常用密写药水写在“中华联合通讯社”的新闻稿或者其他日伪杂志上,外面再套上“中联社”或是同盟社的信封,有些重要的绝密材料,则由张明达背诵下来,到了上海再默写出来。这些情报源源不断地经由上海,最终转往延安。

3    情报人员化身世传中医结交汪伪高层

新街口的小火瓦巷,当年就有一个红色间谍们的秘密据点。该书披露,1940年春,中共上海情报站派李德生(纪纲)到南京建立南京情报组,由李德生担任组长,其妻子张鸣先负责密写情报。李德生曾学习过中医,他租下了小火瓦巷长治里1号,挂上了“世传中医李德生”的牌子,坐诊看病作为掩护,很快成了小有名气的中医,还为地下工作筹集了活动经费。李德生利用同乡关系结交汪伪政府官员收集情报,同时将西里龙夫、陈一峰、汪锦元等人的大量情报进行综合分析,经由上海转发给延安和新四军军部。

1940年7月5日至8月30日,汪伪当局和日本“特派大使”阿部信行在南京长达两个月的秘密谈判,最终签订了《中日基本关系条约》,汪锦元在正式公布前得到了基本条约及所附带秘密条款,这一重要情报迅速传到延安,党中央对汪伪政权与日本的秘密交易进行了公开揭露,激起全国人民的公愤和舆论声讨。

4    南京情报组获取日军对美开战情报

  南京情报组的红色间谍们获取了哪些重要情报?该书记载,1941年6月22日,德国法西斯侵略者突然进攻苏联,侵占苏联大片国土,日军下一步战略行动是北进配合德国夹击苏联,还是南进和英美作战,占领东南亚和南太平洋大片地区,这是一个事关全局的战略抉择。为了及早获得这一方面情报,中共中央两次急电潘汉年,令其一定要摸清日本的战略动向。9月,西里龙夫、汪锦元等人获知日本军队已经暂停对苏作战准备工作,这一可靠情报立即送往上海转报延安。这为党中央及早准确判断当时日军世界战略意图提供了有力佐证。苏联得此消息后,迅速调整部署,从远东抽调兵力到西线,集中全力迎战德军。

珍珠港事件发生前,南京情报组就侦知准确情报。该书披露,11月份,西里龙夫、汪锦元和在日本“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上海事务所”工作的日籍中共党员中西功侦察到日军最新动向。中西功在满铁看到一份绝密通报,1941年11月底,日本将中断和美国的谈判。西里龙夫、汪锦元和中西功还侦知:日本在伪“满洲国”、华北的军队辎重正往南方调动,驻旅顺等港口的日本军舰大批驶回日本。他们分析,日本海军可能在近期内袭击美国的太平洋舰队。南京情报组将这一重要情报送往上海,很快传到延安,最终这份情报被转给了军统,向美国通报。遗憾的是,美国对于这份来自中国的情报未予重视。1941年12月7日晨,日本海军航空兵突袭珍珠港的美国太平洋舰队。


发表评论:




南京时讯网 Copyright 2017 © All Right Reserved. 软文大师内容平台[ www.ruanwends.com ]成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