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岳阳鑫圣公司系列“官司”真相:现代版的“东郭先生和狼”

本文由 南京新闻网 于 2019-1-3 11:47 发布在  新闻    

近日,家住湖南岳阳的古稀老人蒋辉荣向记者诉称:200981日,他的记名徒弟岳阳市红都大厦开发商岳阳市鑫圣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圣公司)老板吴甚君因欠了巨额债务,被逼得走投无路,请他帮借资金,先还高利贷款147万元,并全权、全面负责红都大厦的项目开发、工程施工、房产销售、财务管理等一切事宜。为解救吴甚君的困境,蒋辉荣答应出资336万元,占股42%,做公司的执行董事兼经理、法定代表人。200912月,红都大厦破土动工,蒋辉荣一边四处告借,累计筹措了2300万元建设资金;一边严守工程质量,征得吴甚君同意,把在汨罗市第六建筑安装公司施工员儿子蒋武拉来,协助吴甚君之弟项目经理吴桂军进行工程技术质量管理201111月,项目竣工。由于当时房产销售市场不畅,加之销售收入先后被吴甚君个人借款749万元没归还,外借资金的那些债主催讨又急,公司举步维艰。2012622日,公司会议做出了“对一楼5号门面、二、三层未销售出去的楼盘门面商议定价1055万元;约定对外销售,持股人蒋辉荣、吴甚君双方都可以购买”的决定,吴甚君当即表态“同意方案,本人不买,请辉爹处理”。蒋辉荣便于201210月,把已作1055万元楼盘门面4楼四套住房作价200万元,卖给了蒋武。熟料,201310月,吴甚君竟以买卖合同无效为由状告蒋辉荣。一审判决,驳回了吴甚君的诉讼请求;吴不服上诉,二审维持原判;吴申请再审,再审判决撤销了一审、二审判决,判定鑫圣置业有限公司与蒋武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无效。

蒋辉荣义愤填膺:“做人都得讲良心。我好心筹借资金帮吴甚君他却恶意赖债反诉法院,我们之间,活脱脱就是现代版的东郭先生和狼’。”

真相到底如何?记者对此案进行了详细的调查。

 

徒弟高息遇困  师傅出手帮衬

200711月,吴甚君、罗立红夫妇的鑫圣公司准备开发位于岳阳市求索路和学院路交汇处西北角占地1607的土地。但拆迁未完、报建手续未办,至20097月已欠下巨额高息贷款,被逼得走投无路,只好找师傅蒋辉荣救急。

蒋辉荣是汨罗市黄柏镇退休干部具有年从事建筑施工技术管理工作经历,建筑工程专业高级工程师职称,曾担任过汩罗市第六建筑安装工程公司的法人代表,算是吴甚君的师傅。徒弟有难,师傅自然得帮。蒋辉荣答应吴甚君,全权、全面负责红都大厦项目开发的一切工作相关事项。吴甚君书面承诺:至200981日止,他以前所借高利贷款147万元请蒋辉荣帮借资金偿还,如再出现以前的债务一律全由本人负责;请蒋辉荣帮借资金、拆迁、办理手续和工程费用,为确保蒋辉荣的帮借资金和承诺利润(帮借资金利润)的绝对安全,由红都大厦房产销售收入优先偿还;对红都大厦工程项目所办理的一切手续、公司证件印章等都交蒋辉荣保管。

据吴甚君网上发帖披露:“蒋同意出借147万元给吴个人使用,双方约定:月利息3%;蒋出任公司法人并代持公司42%股份作为借款质押,其股权不参与公司分红;公司的成本经费开支、往来账户支付等,必须由吴签字后才有效;蒋保管资金及资金发放,没有独立签字权。”并称:“蒋自200981日进入公司后,从未向公司投入分文却利用保管资金的机会,挪用公司资金据为己有。”

 

蒋辉荣很是气愤吴甚君在网上的信口雌黄,他告诉记者:到201111月项目竣工,他共筹措了2300万元建设资金。为确保工程质量,2010年上半年,蒋辉荣得吴甚君同意,把在汨罗市第六建筑安装公司当施工员的儿子蒋武拉入公司,协助吴甚君之弟、项目经理吴桂军进行工程技术质量管理,并要求儿子帮助公司筹借资金。蒋武帮父亲为公司借来资金1000余万元(蒋武所帮借资金及应计利息,挂在公司蒋辉荣的应收往来帐上),还应公司要求,蒋武多次直接为公司支付红都大厦项目款:2010年代缴房产开发保证金50万元;2011年支付公司违约赔偿客户郭先生本金180万元,补偿款121万元;2012年代缴房产交易税133万余元。

师弟私刻公章  师兄调和清算

项目竣工后,由于当时房屋销售市场不景气,加之房屋销售收入先后被吴甚君个人借款749万余元未归还,公司资金紧缺。那些外借资金的债主又频频催讨,公司便于2012622日,召集蒋辉荣、吴甚君、蒋彪和会计胡赞新四人开会研究,决定:对一楼5号门面、二、三层未销售出去的楼盘门面商议定价1055万元;除对外销售,持股人蒋辉荣、吴甚军双方都可以购买。吴甚君当即表态同意方案,本人不买,请辉爹处理

 

岳阳市新泰宁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卫平很熟悉鑫圣公司的景况,跟记者说,他最清楚事情的真相。

陈卫平、蒋辉荣、吴甚君原来都在汨罗市第六建筑安装公司,且蒋是与吴的共同师傅20128月某天,陈卫平偶遇吴甚君。吴向陈诉苦,说自己搞个项目因资金不足请蒋辉荣帮忙,却被蒋用阴谋将其公司及项目侵吞。陈卫平听后很吃惊,出于义愤,当即拍胸脯答应帮吴甚君讨回公道。但没想到,事实并非吴甚君所言。自己好人没做成,倒成了别人诬陷的工具。陈卫平懊悔不已,说任何事都不能听一面之词,更不能冲动,以免害人害己。

2012813,吴甚君私刻公司公章、印鉴,私下以公司名义借贷,却无法偿还,被人告到了法院,岳阳市岳阳楼区法院吕仙亭法庭依法冻结了当时吴与蒋开发的红都大厦部分房产。蒋辉荣知道后,约吴到临湘市一家茶楼开会对账,却被吴甚君以蒋辉荣涉嫌非法拘禁向公安机关报了案,蒋被立案调查。

2012831日,吴甚君、罗立红夫妇授权陈卫平处理其与蒋辉荣的纠纷,且强烈要求到法院起诉,并从别人那里借了三万元给陈卫平,用于该案的起诉费、保全费、律师费,陈帮他找了个代理律师。案子进入审理程序后,所有证据都对吴不利,案情与吴甚君说的差异很大。为息事宁人,陈与吴、蒋再三调和,双方都委托陈来协调此事,并成立了清算小组。

201293日,清算小组开始对该项目的帐务进行清理。吴甚君网上贴文言:“吴甚君希望能力挽狂澜,主持召开了公司管理层重要会议,依据原蒋辉荣拥有鑫圣公司法人和42%的股权,只是借款给吴甚君有约定的一种抵押,不享受公司利润分配的挂名法人和代持股份。明确并经蒋辉荣同意通过了《鑫圣公司股东内部结算会议纪要》,决定待红都项目完工后蒋辉荣无条件退出公司,并无偿将其所代持的鑫圣公司股权转让给吴甚君,蒋辉荣不再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

陈卫平说,他帮理不帮亲,吴甚君忘记了,那天清算小组开会,会议纪要第二条写得很明白:“经再三磋商,蒋辉荣先生同意退出公司……待清算结果确定后,再到工商局办理上述变更登记手续,如清算结果未确定所签文书无效。”

 

经过一个多月的审计,财务账目体现:吴甚君投入60万元,从公司蒋辉荣手中借走7,491,528.00元;蒋辉荣借款投入20,071,000.00元暂未收回。清算结果出来后,陈与清算组做蒋辉荣的工作,蒋答应:只要吴甚君退返投入1700万元,他就同意把整个项目、公司股份、法定代表人全部转还给吴甚君,红都大厦的剩余资产以及债权债务皆由吴自行处置。

可吴甚君没有同意清算小组提出的解决方案,他硬要600万元现金,别的一律不管。陈卫平觉得吴胃口太大、说法离谱,根本无法协调,更无法满足其要求,就主动退出了他们之间的纠纷协调。

记者翻阅了20121015日出台的红都大厦项目清算审计报告书,上面显示:“审计结论出来后……吴必须付清蒋投资款项,蒋确认后,退还股权,否则之前所有承诺置视为无效。”

债主逼债卖房  徒弟状告师傅

清算结果不了了之,受托人陈卫平也未按清算小组最先的会议纪要要求,到公安、法院、工商依法办理撤案、解冻、过户法人变更等相关手续,公司照常经营,但债权人催款电话不断,债主络绎不绝登门讨债。

为了摆脱公司困境,201210月下旬,蒋辉荣打电话给儿子蒋武:公司决定将未销售出去的楼盘5号、23楼三套门面作价1055万和4楼四套住房作价200万卖给他,可抵蒋武往来350万元,并要求蒋武代缴房产交易税120万元,共计抵扣470万元。蒋武同意,并于20121023日与鑫圣公司签订了两份商品房买卖合同,房屋总价款1255万元。公司财务抵扣蒋武代为鑫圣公司支付款470万元;因当时吴甚君私刻公章以公司名义在外借款惹上官司,导致公司账户被冻结,蒋武于20121031日分两次向鑫圣公司法定代表人蒋辉荣账户支付剩余购房款785万元。岳阳市房地产管理局于20121212日将5号、23楼三套商业铺面登记至蒋武名下,4楼四套住房在20121030日办理了预告登记,权利人为蒋武。

20129月,吴甚君、罗立红夫妇以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为由,状告蒋辉荣。岳阳楼区法院委托湖南中智诚联合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公司账务,审计报告显示:红都大厦总收入32,223,355.00元,其中房产销售收入32,206,355.00元,其他收入17,000.00元,欠蒋辉荣20,715,785.00。开庭审理时,昊胜军、罗立红当庭申请撤回第二项诉讼请求中“按实际出资比例进行利润分配300万元人民币”的请求内容。法院判决,驳回吴胜军、罗立红全部诉讼请求。

201310月,吴甚君、罗立红夫妇又以买卖合同无效为由,状告蒋辉荣,蒋武为第三人。一审判决,驳回吴甚君、罗立红的诉讼请求;吴、罗不服上诉,二审维持原判。

 

案值飙升上亿  风险代理诱人

知情人透露,吴甚君、罗立红夫妇的诉讼请求被法院依法驳回后,吴甚君开始四处找关系,故意夸大事实,向各级政府有关部门汇假报,希望案件翻转。但他手上没钱,就编造项目账务资料,寻求不知情律师的风险代理。吴甚君网上贴文称:“蒋辉荣将鑫圣公司开发的房产恶意低价销售给其亲友造成鑫圣公司损失900万元。侵吞1774平方米的地下商场和230平方米的1号门面,价值超1000万元。而蒋辉荣及其团伙侵占公司财产则达7947万元,公司直接经济损失近两亿元。其中拖欠己久的民工工资则达2800万元。”

站在一旁的蒋辉荣摇头苦笑:“我见过他20154月写给湖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的报告,说我侵占公司资金7000万元,拖欠民工工资和材料款2800万元,也见过他201712月给湖南省政法委的控告书,谓其损失了1.69亿元,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我是管全盘的,他交给领导的那份48位民工工资名册,我只认识其中两个人;楼区法院委托湖南中智诚联合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公司账务,账面资产才七百多万,负债一千多万,倒亏两百多万。”并把湖南中智诚的审计报告递给记者,记者看到,账面资产总额7,795,943.04元,负债总额10,217,647.89元,差额-2,421,70485元。

 

20141229日,吴甚君找到本市法律工作者潘某,委托潘某代理其与蒋辉荣的经济纠纷案,风险代理费为15%。当天,潘某将本市另一法律工作者刘某介绍给吴甚君,吴又委托刘某代理其与蒋辉荣的经济纠纷案,风险代理费为3%2015211日,潘某与刘某签订合伙协议,双方约定共同代理吴甚君案,费用均担,收益均分。

知情人说,201510月,潘某与另一法律工作者两次赴北京找关系,还和知情人签订了案值1.96亿元、风险代理费为20%的协议。据说,吴甚君因为没钱,向很多想帮他忙、却不知情的人要么空口许诺,要么签订类似风险代理协议。

 

搞笑的是,吴甚君案的风险代理人——法律工作者潘某,自20151月至7月,以吴甚君案需疏通公安部门关系及以立案、查封冻结财产等借口为由,共骗取另一风险代理人刘某人民币139万元,涉嫌犯诈骗罪。201710月,潘某被依法判决有期徒刑十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2017年,吴甚君、罗立红夫妇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7111日作出(2017)湘民申1132号民事裁定,指令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此案。20185月,再审判决撤销了一审、二审判决,判定鑫圣置业有限公司与蒋武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无效。

 

再审显失公平  绝无恶意串通

再审判决后,蒋辉荣案的代理律师认为,再审判决不以“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显失公平

一是再审判决采信未经质证的证据,违反《民事诉讼法》有关证据的使用规则。

再审法院以另案委托湖南天翔会计事务所对鑫圣公司收到购房款后资金流向的鉴定意见作为本案认定事实的依据,该鉴定意见未经庭审质证,待证事实也未经法庭确认。

湖南天翔会计事务所给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司法鉴定(交换意见稿)》原、被告异议的回复中写明:针对目前双方回复的情况,我所很难做出详细完整的报告,请双方就有异议部分,逐条提供符合逻提、实事求是的证据,也可继续提供与股东利益相关的其他资料接受质证。如再提供不了经质证的有效证据,我所鉴定工作只能就此结束,所形成的鉴定报告仅供合议庭参考。

二是再审申请人罗立红同时身具原、被告双重身份,再审被申请人主体资格不适,再审程序违反了《民事诉讼法》审理程序的相关规定。

罗立红作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又是再审的被申请人。(2017)06民再71号判决书显示:再审被申请人岳阳市鑫圣置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罗立红该公司董事长。这法定代表人罗立红从何而来?有证据证明,岳阳市工商注册登记自201022日至201758日期间,鑫圣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经理一直由蒋辉荣先生担任。在此期间,鑫圣公司股东三人蒋辉荣、吴胜军、罗立红,从未召开股东大会选举、更换董事长、经理、法定代表人事宜,更没有向主管机关申请变更登记。

三是再审法院审理时以非善意第三人恶意串通进行关联交易对申诉人进行判定,是未经深入调查的主观臆断。

蒋武是鑫圣公司债权人,理应优先受偿。蒋辉荣决定将涉案房屋出售给蒋武,目的是出售房屋冲抵蒋武债务,并收回部分现金用于偿还其它帮借款。涉案商铺的价格是股东吴甚君和蒋辉荣于2012622日一致商讨作出的定价1055万元,涉案住房定价200万元也明显高出同房型住房销售价格,蒋武与鑫圣公司签订房屋买卖合同的行为并不存在恶意串通,损害了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

四是再审判决以鑫圣公司收到购房款后的资金流向混淆视听,全盘否认申诉人已付清购房款的铁定事实,明显错误。

再审判决认定,鑫圣公司并未收到购房款,蒋辉荣、蒋武共同故意虚开房屋销售收款收据1255万元。其实,这与事实根本就不符,涉案房屋销售收入1255万元实际上已进公司的账务,楼区法院委托中智诚会计事务所为本案所出审计报告就足已证明。

 

据记者了解,吴甚君案共有三份审计报告。第一次清算小组审计,吴甚君欠蒋辉荣20,715,785.00元;第二次审计是岳阳楼区法院委托湖南中智诚联合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吴甚君欠蒋辉荣9,283,200.00元(蒋武购房款1255万元已入账);次审计是201712月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湖南天翔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变成了蒋辉荣倒欠吴甚君71,155,123.39元,20184月,湖南天翔会计师事务所又改成蒋辉荣欠吴甚君39,674,924.25元,但该所的两次审计,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都没认定。

令记者不解的是,都是同一套账本,前两次审计数额基本一致,但第三次审计怎么却相差如此悬殊呢?吴甚君赖债不还,债主以房抵债,他竟反诉法院购房合同无效,天下还有这样的好事吗?

这段日子,记者梳理所有资料后发现:没多少开发资金的吴甚君,自2009年以41万元价格拿下1607平方米的土地起,就开始了他的“借贷之路”,借东家还西家,可利息的窟窿,他永远也填不上。鑫圣公司的系列官司,又是老掉牙的“空手套白狼”故事引发的。

据悉,蒋武已向岳阳市人民检察院提起申诉,希望岳阳市人民检察院实施法律监督,依法提出抗诉。

事态如何发展,记者将持续关注。

记者刘洗涌  刘杰报道)


文章来源: https://www.hunanxww.com/law/2019/01/03/12728.html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转载目的仅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发表评论:




网站合作

sitemap